中国意外保险索赔三年来最大挑战的心理评估

方女士是多伦多的一名中国居民,她在几年前的一次交通事故中受伤,委托一名律师向造成事故的司机的保险公司索赔。 三年后,她的律师最终与保险公司达成和解,获得赔偿。 她向委员会提供了索赔程序的一些细节 关于费用,方女士声称,在最初指定律师时,律师同意收取未来索赔金额的30%作为法律服务费。 然而,在收到赔偿后,律师告诉她,她必须从中扣除交通、交通、文件、身体治疗、精神咨询、心理评估等费用。在索赔程序中。因此,律师实际上收取了总赔偿的40%以上。 方女士声称,在接管索赔后,律师安排她去律师的转诊和指定诊所进行物理治疗。 她前后接受了两个疗程和几十次物理治疗。她没有自掏腰包支付治疗费用。然而,她听说诊所对交通事故受伤病人收取的治疗费是普通病人的两倍。她估计治疗前后要花费几千元。 方女士在接受律师的安排之前也去看了精神病医生。 方女士声称,在索赔过程中,她了解到,一般来说,治疗身体伤害的费用是有限的。只有当车祸受害者被证明遭受了更严重的心理和精神伤害时,她才能向保险公司要求相对较高的赔偿,包括由于心理和精神问题而无法工作造成的工作损失。因此,索赔律师通常会安排受害者去看精神病医生。 方女士回忆说,她前后去看了10多次精神病医生,并接受了精神病医生的心理测试和精神状态评估。 她指出医生拿出了一份长达几十页的问卷。她花了至少3个小时回答了数百个翻译成中文的问题。 仅心理和精神评估过程就让她感到一个巨大的挑战。 方女士说,这起索赔案前后花了三年时间。大约两年后,另一方的保险公司提出了解决计划,但被她的代理律师拒绝。 经过上诉,双方终于在第三年达成了和解协议。 保险公司支付的赔偿金额转入律师账户,律师将在扣除30%的代理费和上述费用后,用支票向其支付剩余的赔偿。 方女士声称律师费和律师收取的各种费用占赔偿的40%以上。 当被问及律师如何确保最终赔偿超过索赔过程中预先发生的费用时,方女士称,律师在接受该案之前将首先评估该案,并且只有在他相信自己肯定会获得一定数额的赔偿时才会接受代理案件。如果律师认为该案对双方特别有利,他非常肯定能获得赔偿,并将主动与双方联系,鼓励他们采取法律程序要求赔偿。 方女士说,虽然律师承担了很大一部分赔偿,但作为交通事故的受害者,如果他们不委托律师,他们就无法获得赔偿,因为他们不熟悉法律和程序,也没有财力支付预先发生的各种治疗费用。

发表评论